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ce的固有结界

被遗忘的角落

 
 
 

日志

 
 

Fate/ stay night UBW BD2 奈須蘑菇\武內崇 一問一答  

2015-10-13 11:05:55|  分类: TM各作品资料(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為UBW新動畫BD2所附的問答活動,共24題

此篇翻譯乃我個人及其友人所組成的譯月(型月&日語相關交流團)基於型月設定&日語學習的相互交流之目而分享,並無任何營利之行為。但始終此篇為小組成員的共同心血,若意欲轉載請務必附上出處:譯月
(转载自https://bbs.sumisora.org/read.php?tid=11071634)
備註:全書共48頁,本篇訪談佔4頁



以下正文

---------------------------------------



Q:放入「自殺吧衛宮士郎」這段劇情的理由是?

奈須蘑菇(以下「奈」):那是在這次動畫版,作為「目的不僅是要殺害衛宮士郎」這點的最終確認而加進去的。如果士郎承認自己的理念是錯誤的並自殺的話,就成為了名為"衛宮士郎"的人類的懲罰與贖罪。當然,就算這樣Archer也不會得到救贖。

武內崇(以下「武」):太難懂了。縮成一行。

奈:欸……自己的錯自己改之類的?

武:你想做就做得到嘛......不過搞成這樣群體自殺真的好嗎? 在遊戲版讓人感到衝擊的「自殺吧Lancer」的衝擊都變弱了。

奈:那個大家在「Zero」就都看過了吧。雖然「Zero」迪盧木多的結局有向UBW致敬的意思,不過動畫版的觀眾們已經看過"被迫自殺的從者"了,所以這邊就以故事的主題為優先。



Q:Archer在Caster停止監視之前都在和Lancer對決,那要是在那之前凜就被打倒的話他會怎麼做?

奈:Archer上一次和Caster對決時聽到凜有王牌(但不知內容),所以知道她會打得不錯。他賭Caster會因此變得無法從容。

武:原來如此,那如果凜被Caster給瞬殺的話呢?

奈:幹掉Caster後用剩下的全部力量來抹殺衛宮士郎。Archer在這次聖杯戰爭給自己設下的勝利條件是「凜的最後勝利」和「正義夥伴的抹殺」這兩個,要是沒了「凜的最後勝利」就沒有保存力量的必要了。



Q:TYPE-MOON本社基本有幾個人在工作呢?我在意到沒辦法離開家門。

奈:首先沒辦法出門有點扯。

武:現在的常駐員工有十五人。

奈:在這十年之間變兩倍了喔!

武:那先擺一邊不說,要出門真的必須知道這個情報嗎……



Q:知道士郎身體裡埋著劍鞘的Archer,他的身體裡現在還有劍鞘嗎?

奈:沒有喔。在士郎那漫長的放浪生活中失去了意義,就像是從肉體中脫落般回到的大地。回到了老家的星之內海。

武:啊,不在了啊.......當時只是改變了士郎魔術迴路的狀態呢。

奈:能被奇蹟守護的只到少年時代為止的意思。

武:每個人在少年時代心中都有個黃金之鞘的啊…(得意臉)

奈:欸?我現在還有啊?在那手中的黑暗裡閃耀的銳利黃金(http://imgur.com/5Tk7oOf)。



Q:像Caster這樣的神代魔術師有辦法到達根源嗎?

奈:神代魔術和現代魔術的最根本的差別是,人類的文明偏向於循環或者是消費。。在世界靠著循環之理轉動的神代裡,魔術師並沒有到達根源的必要。因為他們就像是在從根源拿魔力來用一樣。同時,因為感覺就在旁邊,所以”想到達根源”這個想法本身就不會出現。

武:太難懂了。縮成一行。

奈:這是與真理共存的神代和追求真理的現代的差距,作為文明哪邊比較進步就不用我多講了。

武:所以……美狄亞有辦法到達根源?

奈:就說他沒有”到達”這個目的意識啦。能力上是魔法使啊那個人。

武:嗯。很在意到底在神代和現代的分歧點發生了什麼事情呢。



Q:最想讓他幸福的從者或主人是誰?

武:沒有去思考過的問題呢。

奈:從者的話Rider。主人的話巴捷特。

武:噢噢,對欸,她們必須變得幸福才行。雖然讓他們背負不幸的也是你。

奈:不過嘛,基本上從者就是不會被回報才是從者。



Q:EMIYA使用的弓是生前就在使用的愛用品嗎?還是投影品?

奈:那是EMIYA從青年期就愛用到現在的東西,為了把投影出來的偽寶具更有效果的擊出而改良多次和調整的結果,可說是對EMIYA來說唯一的”原版”武器。

武:在Saber線使用的士郎的弓是和弓。Archer的弓是洋弓。



Q:在第22集得知凜國中時期的髮型是雙馬尾,請問是從高中開始改成高雙馬尾的嗎?

武:時間的流逝是很殘酷的。這就是所謂的長大啊,ぼるしち君(提問者的ID)。

奈:我可不知道……

武:成為大學生之後辮子就剩一條,最後就。啊啊,最後就…我實在沒辦法從口中說出後續。

奈:要是成為了有能的淑女把頭髮往上梳不就好了!美人秘書遠坂。新風格的預感…………!



Q:為什麼只是刺中神父就變得一動也不動了呢……在HF他還很有活力的四處跑對吧。

奈:不可以拿Lancer的Gae Bolg和單純捏碎泥心臟的■先生相提並論。

武:根據傳承,Gae Bolg刺中之後會四面八方飛出荊棘把對手從內部刺穿對吧?

奈:嗯。也有這種「四面八方充滿荊棘」的傳承。順便補完這邊好了,被Gae Bolg刺中胸口的人不是會出現紅色荊棘的詛咒嗎。

武:啊勒,還以為是類似毒的東西,原來是來自詛咒的內部破壞啊。



Q:英靈EMIYA生前經驗過的第五次聖杯戰爭是怎樣的內容呢?那時候被召喚的Archer也是EMIYA嗎?

奈:雖然聖杯戰爭開始時的條件幾乎相同,但卻少了甚麼的世界。士郎召喚Saber戰到最後,雖然無法拯救Saber的心,但理解了Saber然後一起破壞聖杯道別……之類的感覺。

武:類似在遊戲版沒做出來的Fate線GOOD END的東西嗎!

奈:嗯,大概是那樣。那之後,和活下來的凜變成協力關係,然後出發前往倫敦。

武:在這種地方會再次確認這種持續重複同樣故事的遊戲的設定都在最根幹的地方呢。



Q:為什麼凜Saber會變成綁馬尾呢? 還有為甚麼只有一次是馬尾Saber!? 是綁頭髮的妖精心血來潮嗎?

奈:全都是叫做三浦貴博的傢伙的錯。

武:評價非常高的馬尾Saber。雖然覺得可愛不過果然穿上鎧甲時還是整理好頭髮的Saber最美的大叔在此。

奈:不愧是Saber學的權威……加油吧武內特,你就是Number 1。



Q:第二十集差點被綺禮給殺掉的凜為什麼不用令咒把Saber叫回來呢? 我覺得已經建起信賴關係了,不會像士郎說要放棄聖杯戰爭那時候那樣。

奈:那張椅子……或說那個綁住手的枷鎖是會阻害魔術行使(魔力的流動)的Archer的捕縛專用道具。原作版有輕輕的描寫過。嘛不過我認為只要「嗚哦哦……!」地出全力的話就能用魔力切斷繩索,也可以使用令咒了。不過……

武:要是「嗚哦哦……!」的話就會被面前的惡漢發現然後立刻被殺吧……。再說,就像某兩儀小姐的狀況那樣,凜只要封住魔術就只是個(每日有稍微鍛鍊的)大小姐而已了。

奈:嗯。EMIYA的場合會來個手刀打後頸失去意識。慎二的場合會在被徹底拒絕後,因為下手弄錯輕重而被殺。至於言峰的場合,就是做出動作的瞬間會腦袋轉圈了。

武:為什麼神父這麼暴力?



Q:在阿特萊姆、阿魯巴及肯尼斯(送頭三天王)之中誰最強?還有,為什麼他們三個都是金髮呢?

奈:最強的是肯尼斯。阿魯巴比肯尼斯弱一點,阿特萊姆則完全無法和兩人相提並論。

武:把魔術師用等級來分的話?

奈:肯尼斯是100+α(特殊禮裝部分)。阿魯巴是100。阿特萊姆是20左右,凜是20~30,士郎是10~20左右吧,以作品內來說。

武:意外的很推崇阿魯巴耶!

奈:嗯,畢竟三流傢伙是不能當巧克力工廠長的。

武:接著關於三人都是金髮,認真來說是因為三人都對自己抱持一定自信所做的記號。自信滿滿!好像很強!豪恐怖!實際上也超強!但是,咦咦~?「居然要拚成這樣才能被人稱做送頭眾嗎?」的意思。



Q:雖說士郎在故事開頭有好幾次遭到Lancer追殺,但Archer是因為生前的這份經驗才會覺得槍哥棘手嗎?

奈:超級正確。因為在冬木的聖杯戰爭結下了樑子,在成為守護者又跟他碰了好幾次面,我的腦內有這樣的設定。

武:能在F/GO實現真是太好了!

奈:「這個混蛋,為什麼總是故意用會讓我不爽的作戰方式來打阿!」就是這樣互看不爽的關係,簡直可說是水火不容。

武:如果把吉爾加進去的話,會變得更加煩人。



Q:最終話士郎穿的綠色羊毛襯衫,是誰幫他選的呢?

奈:我認為這是因為設計這件衣服的武內君,有著很棒的妄想力!’

武:這是因為想讓他穿著稍微成熟點的衣服,再加上總覺得「UBW」的士郎給人一種綠色的印象。士郎的大學生服裝已經有好幾個原案,讓他穿了未在TM Ace10採用的粗呢大衣。總之請各位對季節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



Q:我能和櫻結婚嗎?

奈:嗯──人類達到第三魔法的話,或許可以吧。

武:具體來說的話?

奈:Oculus(https://zh.wikipedia.org/zh-tw/Oculus_VR)繼續進化的話就行了。在虛擬實境中玩美少女遊戲,總有一天肯定會被(我以外的某個人)實現的……!

武:可是,櫻的鐵粉很多真是讓人高興。我想自己大概一輩子忘不了那位跑來跟我說「我想刺上櫻的刻文刺青。」的那位少年吧。但還是勸你住手比較好喔?會沒辦法去泡溫泉的。



Q:從聖杯跑出來的巨人究竟是什麼啊?

奈:那是為了守護最終會成為球體的『小聖杯(孔)』而存在的固定裝置。就是那個啦,類似支架的東西。

武:那個巨人在最初的設計草案,是外形神似伊莉亞的人造人,那是怎麼回事?是女巨人嗎?

奈:並非是神似伊利亞,而是像作為伊莉亞跟艾莉原型的羽斯緹薩。請想成是用人造人的血肉搓揉而成,用來裝飾『小聖杯』的台座。類似背著水瓶的女神像那樣。可是,因為這次顯現使用的容器還很稚嫩的緣故……就變成那副德性……

武:咦?那如果用凜當素材的話,有極低的可能性誕生由伊莉亞跟凜融合而成的,華麗絢爛☆伊莉凜嗎……!?

奈:(這傢伙是天才嗎……)



Q:Archer在最終決戰時仍能存在於現世的理由是像迦爾納一樣靠強韌的意志力嗎?還是說從Caster那邊取得的魔力十分充足呢?

奈:雖然魔力已經空空如也,這裡是憑著自己本來就是熟悉附近地區的當地英靈這點。透過狩獵愛因茲貝倫森林中的野獸,生食肝臟來壓抑(魔力的)飢餓,與回收自己藏匿在各處的禮裝,勉強讓自己維持在能夠持弓射擊的狀況下隱密行動。

武:是職階「生存者(Survivor)」的誕生呢。為什麼要隱藏身姿行動呢?

奈:為了瞞過吉爾的耳目。阿洽如果就這樣作為「凜一行人的戰力」颯爽登場的話,吉爾也會認真起來。阿洽成功實踐了「如果不盡可能地隱藏起來的話就無法打倒英雄王」。另外就是,就是他已經沒有進行白刃戰的餘力了。

武:原來如此,先不管那些,當地英靈真是個有魅力的詞彙。總覺得有種能商品化的預感。


備註:日本民俗裡認為生食某些獸類的肝臟(心臟)是治病良藥,因此有生き肝を食べ之類的慣用句。但這是語言習慣的問題,使用中文的我們請把它想成F/AP裡傑克吃魔術師心臟的食魂行為就好。



Q:如果艾爾梅洛伊二世知道英雄王被士郎打敗,他反應會是怎樣?我真的很好奇。

奈:會意外冷靜的說一句「那又怎樣了?」喔。

武:這事情不夠重大嗎!?

奈:「的確是重大,但是並不是不可能。所謂英雄就是會輸給人類的東西。」,會抱著這種冷靜的感想。不是逞強而是認真的這樣覺得,這就是艾爾梅洛伊二世。

武:唔。說不定「期待已久的遊戲突然延期會讓他做出更有趣的反應」這點真讓人不服氣呢。

奈:期待已久的遊戲突然延期的話會讓他進入激怒狀態,一定沒有辦法說出這種帥氣的台詞喔。



Q:在時鐘塔的那一大批凜的男性粉絲對士郎有什麼看法呢?又是抱著什麼心情看著凜給士郎膝枕的呢?

武:嗯。可是士郎他不只凜,連露維亞的心都一併拿走了呢。

奈:因為淚水盈眶看不到前面,所以他們什麼都沒看到喔。

武:也就是跟我們看著後宮向動畫的主角時會抱持的心情一樣的。



Q:這次的動畫中能夠得知愛因茲貝倫在伊莉亞之後沒有繼續製造人造人,這和之前提到的、不管是哪個平行世界都不可能在冬木發生第六次聖杯戰爭的這點有關嗎?

奈:有關係。愛因茲貝倫放棄達成奇蹟,把大聖杯就這樣丟了下來。但是有不少認為這是大好良機的笨蛋們為了奪取大聖杯前往冬木,成為了解體戰爭的開端。

武:稍等一下。你該不會已經寫好大綱了吧?

奈:寫好了喔。如果能用在這裡的話我可以講大概10行,可以嗎?

武:OK請閉嘴。或是我幫你調整一個月的行程表,請把它寫到最後。



Q:Archer受到了金閃閃的攻擊後消失了,那他是怎麼樣生存下來的?

武:我也覺得不可思議呢。怎麼看都是被幹掉了啊……

奈:空蟬之術!安全的!用土遁之術逃脫!

武:喔喔……原來衛宮他是忍者啊……

奈:沒錯!忍者力量!被封印的力量!……認真的說,被從背後攻擊時靈核大概就半毀了,正常的從者根本沒辦法戰鬥。能生存下來是和佐佐木一樣完全靠意志力。其他從者和衛宮最大的差別,大概是他有著"這次的生涯裡一定要完成之事"的使命感。作為第一條件的「讓凜成為優勝者」這點還沒消失。



Q:凜的魔術迴路發光的描寫雖然很酷,但是擁有魔術迴路的魔術師都會像那樣發光嗎?還是說能夠自己抑制下來呢?

奈:雖然個人有別,基本上讓魔術迴路完全運轉時就會發光喔。就像蘑菇在PS4的電源啟動時也會因為滿滿的幹勁發光一樣。

武:那只是手把在發光而已吧……



Q:為什麼聖杯在作為核的慎二被拿走後不是去追凜,而是跑去找基爾加美修呢?

奈:因為基爾他的魔力很高,拿來安定孔正合適。再加上,藉由慎二成為了"更為惡質"的願望機的聖杯把同樣身為惡性的基爾加美修當做了同類。

武:那如果是伊莉亞當核的話……會變成是潔淨的聖杯來追求凜?

奈:哈哈哈,凜的話或許吧。重點還是心靈是否純潔呢。

武:你還真是個過分的原作者啊!

奈:為人是正直又輕快,然後貪婪才是凜啊。和純粹的想要拯救人類的羽斯提薩應該是合不來吧……
  评论这张
 
阅读(2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